漲姿勢

關于蘋果發布會首席聲優喬納森·艾維離職的幾個歷史素材

@闌夕:

關于蘋果發布會首席聲優喬納森·喬斯達,哦不,喬納森·艾維離職的幾個歷史素材:

- 在蘋果公司總部搬至環形大樓(Apple Park)之前,艾維的私人辦公室是禁止包括大多數高管在內進入的,有著獨立的門禁系統,據說內部是全玻璃構造,「毫無人味」;

- 史蒂夫·喬布斯在2004年做了胰腺手術,雖然概率很低但還是存在風險,他喊了兩個人到病房里談話,一個是他太太,另一個就是艾維,根據傳記作者的推測,他們談的應該是私事,因為公事已經處理好了,沒錯,也是在那個手術期間,喬布斯讓蒂姆·庫克代行CEO職責,象征性的欽定了接班人;

- 喬布斯和艾維在設計師的審美情趣方面接近,這使得他們作為兩個孤傲的人格多少有些惺惺相惜的關系——比如經常一起共進午餐——喬布斯一度不喜歡白色,是艾維一點一點的向他灌輸白色在硬件產品上面所能呈現出的包豪斯式的簡約質感,才讓蘋果將白色視為和黑色是同等級別的設計理念;

- 喬布斯生前有過一次很直白的表態:在蘋果,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指揮艾維做任何事情;

- 在加入蘋果公司以前,艾維做過一段時間的設計外包及咨詢服務,但他當時表示自己對創業不太在行,還是在企業里工作更有興趣,喬布斯可以為他解決除了設計之外的一切繁縟事務,這種專注力讓他尤為舒適,當然,此一時彼一時;

- 喬布斯為艾維——或者說為整個設計部門——開創的先例,在日后成為了蘋果所代表的成功學的信條之一,那就是工業設計可以凌駕于生產制造和財務成本之上,讓后者為了妥協而絞盡腦汁的思考解決方案,而不是倒過來,讓工業設計放棄不可行的規劃以適應研發;

- 艾維曾經對一個表示為難的供應商說過這么一段「暴發戶式」的發言:「想象一下,我這里有一大桶的錢,你想拿多少就可以拿多少,唯一的前提就是,你必須把我要的東西給做出來」;

- 沃爾特·艾薩克森在他寫的那本官方認證版「喬布斯傳」里,對艾維也是非常尊重和推崇,甚至還記載了喬布斯私下說艾維是自己的「精神伴侶」的言語,不過艾維對艾薩克森倒是不怎么買賬,他說那本自傳里有太多虛假和錯誤;

- 2012年,iOS軟件主管斯科特·福斯特為錯漏百出卻強行上線的蘋果地圖事件背鍋離職,讓艾維得到了統一硬件和軟件設計的機會,iOS的扁平化也是約莫從那個起點開始的,至少是在設計部門,艾維大權獨攬,再也沒有行政障礙了;

- Apple Watch是艾維少有的積極參與甚至主導的立項產品,有種說法是由于他的父親是一名銀匠,自小耳聞目染在人們的手上做文章,所以他對手表設計的興趣很濃,為此不惜和其他部門的高管談判多次,打消對方對于Apple Watch跨界太大的疑慮;

- 艾維曾將設計事業稱作是擁有一種奇異的「被放逐的孤獨感」,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幾乎從不在蘋果發布會上登臺的原因,或者說創作者和公眾溝通的唯一媒介只有作品本身,下蛋的那只雞是怎么叫的并不重要;

- 有小道消息稱艾維給蘋果的設計團隊制定的起薪是20萬美元/年——劃重點的來了,這還是10年前的數字——總的來說,蘋果的設計師待遇遠超硅谷同期水準是沒什么疑問的,所以相應的,人員結構非常穩定,不太容易被競爭對手挖角;

- 艾維非常憎恨小米,幾次公開批評小米總是跟在蘋果屁股后面抄襲,這是為數不多的會激怒到他的行為;

- 在1992年把艾維招進公司的羅伯特·布倫納——時任蘋果工業設計主管——有時會開玩笑,說自己要是哪天死了,就在墓碑上刻這樣一句悼詞:「這里躺著曾經雇傭了喬納森·艾維的那個家伙」;

- 另外,如果羅伯特·布倫納這個名字感到隱約有那么一丟丟熟悉的話,我可以再給你一個提示:2014年,錘子科技發布了其首款手機產品Smartisan T1,羅永浩長篇累牘的介紹羅伯特·布倫納有多牛逼,因為T1的工業設計就是外包給后者的團隊完成的;

- 從蘋果公司的設計供應商到索性加入蘋果公司攀至頂峰,再又重新回到第三方服務的角色繼續在外部承接蘋果的設計需求,艾維的這數十年職業生涯無疑也是稱得上傳奇的,他見證并親歷了蘋果從絕望之谷到強盛之巔的完整周期,而在未來,他和蘋果的故事則都要分開書寫來,無論如何,設計乃至商業的歷史里,注定都有他的一席之地;

- 我很喜歡他在一次采訪里總結出來的設計原則,不多,就四個詞:「簡單、精致、整潔、透亮」。

微信福利號:(Q48855599) 資訊號:(iFishpond) 商務合作 [email protected]

本站內容均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就說說我當護士一年來所見所聞吧...
炫舞牛牛全p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