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姿勢

消失五年后,《Flappy Bird》的開發者重現越南

2013年5月,《Flappy Bird》出現在iPhone 5的應用商店里,4個月后更新到iOS 6上。隨即,這款手機游戲變成了手游業界的一個傳奇。

越南獨立游戲開發者阮哈東(Dong Nguyen)只用了不到一周時間來開發《Flappy Bird》,這么短的時間,他自然沒空對游戲的玩法和難度進行多么復雜的設計——想必不用多描述《Flappy Bird》的具體玩法,大家都知道這款看起來簡單易懂的游戲實際上難度極高,想打到高分對玩家的技巧、耐心、注意力乃至運氣都有不小的要求。

但是看上去毫無設計感的《Flappy Bird》偏偏爆紅了。它很快登上了iOS免費游戲下載榜單的第一名,在2014年初被評為“美國及中國iTunes最受歡迎免費應用軟件”,前不久游戲還被美國技術雜志Cnet評為21世紀初全球最具影響力的25個APP之一。

游戲沒有內購,而是依靠內置的廣告收費,即使是這種不甚效率的商業模式,也讓阮哈東在2014年初每天都有5萬美元的收入。

游戲爆紅之后不久,阮哈東就在推特上表示“(《Flappy Bird》的成功)摧毀了我簡單的生活,所以現在我恨它”。這不是故作姿態,因為很快他就把游戲從蘋果商店下架了,將這份巨大的收入拱手讓給聞訊而來的無數山寨游戲。

再后來,發生了一些對大眾來說無關緊要的小事:2014年4月,滾石雜志采訪了阮哈東;8月,阮哈東將《Flappy Bird》重新上架,還發布了另一款類似的游戲《Swing Copters》(有點像是同樣像素畫風的垂直版Flappy Bird)。之后阮哈東就從公眾的視線中消失了。

阮哈東和他創建的手游工作室dotGears又做了幾款差不多類型的休閑游戲,但是沒有激起什么熱度,也沒做什么宣傳(可能是由于他們身處越南河內)。于是大家也遺忘了他們,整整5年。

直到幾天前,阮哈東出現在母校越南河內理工大學(百度百科和國內的很多報道都指出阮哈東畢業于河內科技大學,這個錯誤可能是由于谷歌翻譯會把越南語的“河內理工”翻譯為“河內科技”),與學生們進行了3個小時的交流。這和阮哈東一直以來給人們的印象似乎不太相符,在此之前,除了滾石雜志當面采訪到他外,大家只能從推特了解他的近況。

阮哈東在河內理工大學

在河內理工大學的交流活動中,阮哈東提到了自己公司的現狀:只有兩名員工,他自己和另一位同為河內理工大學校友的開發者。他們正在開發一款新的游戲,“看起來非常簡單,但是技術水平即使在世界范圍內也是無與倫比的”,不過阮哈東沒有展示任何照片,還特意提到“沒有人會提前知道”。

阮哈東坦言,這款新游戲像《Flappy Bird》那樣火爆的機會只有0.1%。而且似乎他也不想再回到當年的那種狀態。

與阮哈東一起工作的另一位開發者Trung

在交流中,話題不可避免地被引向《Flappy Bird》火爆時的那次下架,按照當時游戲的下載量,這肯定使阮哈東損失了巨額的收入。當時有很多人猜測是由于游戲使用了馬里奧系列的水管形象而面臨來自任天堂的法律訴訟,不過任天堂和阮哈東本人都否認了這一點。

在交流活動中,阮哈東表示,當時的下架沒有太多隱情,純粹是因為游戲突然在世界范圍內爆火,讓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巨大壓力——那時他才28歲,覺得“這個世界突然瘋了”。他還解釋說自己天生就不擅長承受壓力,任何壓力都不行,所以干脆把它們都消除。

至于損失的收入,阮哈東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討論了收入和工作的關系。他說在美國,人們用一百萬美元衡量一個人,有了一百萬美元就意味著這個人不用工作了——“我曾經以為我有了一百萬美元就會退休……后來我很多次達成了這個目標,但是我仍然無法退休”。

甚至,阮哈東在活動的最后還表現出了一些對于當年做出《Flappy Bird》的悔意:在學生問他對創業有何建議時,他表示自己不會給出任何建議——“各人有各人的選擇……我當年(成功)的代價就是自己的成長”。但是當這個問題結束時,阮哈東突然補充道:“不要犧牲自己的成長來換取短期的成功”。

越南一家媒體(SOHA)記下了活動結束后的阮哈東,筆觸迷人:“他沒有回休息室,而是走到四樓走廊盡頭,站在窗戶邊抽煙,樣子和五年前《滾石雜志》采訪他時沒什么區別……五年前,阮哈東從應用商店下架了《Flappy Bird》,對周圍的人說‘請讓我一個人’,現在,他告訴周圍的一群記者‘請不要打擾我的私人空間’。”

來源:YYST

本站內容均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敲黑板:不要給親戚朋友推薦投資產品...
下一篇: 告訴我談戀愛都聊些什么 …...
炫舞牛牛全p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