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姿勢

上財猥褻事件75小時

 

在公開舉報上海財經大學前副教授錢逢勝猥褻自己的前一晚,女生小文與《南風窗》記者通話:

 

“如果你站在一個很客觀的角度來看的話,這東西(舉報錢逢勝)沒什么難的,對吧?就只是把它寫出來,就像做作業一樣。但是每一次沉浸其中,真的很難。

 

這時,她在修改舉報信的第九版,而最后通過自媒體賬號在12月6日下午6點鐘發出來的舉報信《獨家|曝光!上海財大會計學院已婚知名教授錢F勝在校園內公開將女學生鎖進車內性騷擾》(下稱“《曝光錢F勝》”),是第十版。每一版本都比之前的更詳細。

 

最后這封萬字長信,記載了2個多月里,她被當時的任課副教授錢逢勝主動加微信、網絡騷擾,最后以“車上繼續說(講題)”為由,被鎖在車內猥褻的經過。

錢逢勝猥褻小文的停車場 南風窗記者 何焰攝

?

錢逢勝強吻小文,把手指塞進她的身體,并把女孩的頭按下,去親吻自己的私處。

 

漫長的幾十分鐘,車內漆黑。地點是上海財經大學中山北一路校區內某“小路”上,時間在今年11月16日晚9點半到10點半之間,錢逢勝副教授《財務會計前置課程》結課的當晚。

 

公開舉報75小時后,上海財經大學發布處理通報,經查,錢逢勝嚴重違背教師職業道德,造成極其惡劣社會影響,被上海財經大學予以“兩撤銷一開除”處分通告,被撤銷副教授專業技術職務,被撤銷教師資格,以及被開除。

?

 

55歲的錢逢勝,至此徹底結束了他37年的上海財經大學校園生涯。

 

12月9日晚,小文在接受《南風窗》記者專訪時,突然看到了這封《處理通報》。她與記者協商,可不可以暫停采訪五分鐘。她需要獨處五分鐘,來消化自己的心情,“開心。”

75小時

從舉報到處分,一共經過了75個小時。

 

這是小文在75小時里綻放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笑容。

?

過去三天多,她睡了幾個小時,哭了很多次,眼睛下方一塊銅錢大的烏青,嘴唇上全是干皮。她沒有換過衣服。

 

期間,小文去了滬東高校派出所兩次,在問詢室超過17個小時獨自面對警官。一次是配合調查,從12月7日晚上6點到12點半;一次是去報案,從12月8日晚上8點筆錄到次日早晨7點。她反復向警方回憶、確認當晚發生的事實、細節,做下最終的筆錄。

 

但小文兩次去派出所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12月6日晚6點,《曝光錢F勝》發出。小文從未預料到這封舉報信會掀起那么大的波瀾。

 

當晚,小文的微博一夜涌入近萬粉絲,數千條私信,其中有一百多位女性受害者向小文揭露錢逢勝其他的“性丑聞”,最早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最嚴重的則是在近年,一位女學生為錢逢勝流產。

?

小文坐在房間里,整夜未眠,她不停地流淚,又忍不住不去看私信。原來這些事情早就發生過,她只是站出來的那個。

當晚,錢逢勝連續給小文微信、手機打了十多個電話,她都沒有接。

 

12月7日一早,小文聽到了敲門聲,一個男人在門外叫他的名字。但對方顯然不確定她住在哪一間,一間一間地敲,從遠到近,又敲到了別家去。

 

是誰?

 

小文不知道。她的寒毛一下子立起來,一個人縮在房間里,不敢回應。

 

她的父母連夜從老家趕來上海。到的時候,已經是這天早上。看到女兒在微信里說有人敲門,他們遠遠地守在女兒所住大樓的門口,盯著每一個進出的人,觀察他們像不像壞人。但他們不敢告訴女兒,爸爸媽媽來了。

 

給小文打電話的人不止錢逢勝,還有上海財經大學相關部門、上海滬東高校派出所的工作人員,但無論是誰,她都不接。

 

小文知道,這次的來者是善意的。始終給她指導、幫助的萬淼焱律師也在電話里不斷安撫她,但小文還是害怕。她的PTSD發作了,陷入了嚴重應激反應及適應障礙。

?小文被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的心理咨詢門診診斷為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和抑郁

挨到下午5點鐘,小文不得不打車前往派出所。但當《南風窗》記者詢問她一路上做了什么、說了什么的時候,她低下頭猛搖,說,“對不起,我真的不記得了。”

 

但她記得,自己在進派出所之前,在志愿者的陪同下吃了一碗水餃,那是她那天吃的第一頓飯。吃完水餃后,她躲到了小店樓上的洗手間里,待了快二十分鐘,“我就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一直看著,不想出去。在這里,我是自己一個人,出去就要面對很多人。

?

第一個24小時,小文在憤怒、恐懼、病癥中度過。

 

12月7日下午6點,小文第一次進入滬東高校派出所,配合調查。

 

有幾位記者在派出所門外等候小文。上海的初冬,夜晚沁著寒冷,記者們一直等到凌晨。小文在調查結束之后,從派出所的后門溜走了。她不想面對記者。

 

第二天上午,小文的父母盯在門口,始終不見自己的女兒出大樓,微信也不回復。母親害怕有什么意外,沖進大樓,打開了女兒的房門。

 

一進門,看到女兒睡著了,躺在床上滿臉都是倦容,媽媽安下心來,但眼淚出來了。

 

小文醒了,沒來得及管媽媽,就開始不斷和律師打電話。萬淼焱得知她在創傷后應激障礙的狀況之下思維不清地做下了筆錄,鼓勵她再去一次派出所,在正常狀態下,正式報案。

 

小文做不到,她不想再去派出所,但又覺得律師說得對。

 

就這樣拖著,第二個24小時過去了。

 

這一天,小文消失了,沒有一家媒體可以找到她。她躲在房間里,為了讓自己變回一個正常的狀態,付出努力。

 

12月8日晚上7點,小文告訴自己,現在已經是周日的晚上,不能再拖了,因為明天她還要去上班。

 

她出門了,8點到達派出所,正式報案。

 

這一晚的狀態,和前一晚太不一樣。在這次筆錄里,小文詳細回復了警方的問題,最重要的兩點是:

 

一、事發前,她之所以沒有拉黑錢逢勝,是不敢得罪錢老師,畢竟,這是授課老師;

 

二、事發當晚,自始至終她一直抗拒著錢逢勝的身體接觸。

事發后小文在律師建議下為取證而與錢逢勝聊天的微信截圖(點擊可查看大圖)

 

筆錄進行了11個小時,一直到第三天早晨7點。

 

12月9日,小文在朋友圈說:“在派出所大廳等了好久都打不到車……終于打到了,看了預計行程時間,能在9點上班前趕到公司(耶)”。等到小文下班,第三個24小時也過去了。

?小文朋友圈

 

這天晚上,《南風窗》記者終于見到了小文。

 

她還是穿著那件黑色的長款羽絨服,黑色柔順的長頭發。剛見面的時候,她一邊說話,一邊不停地去薅自己的頭發。她是沒有意識的,但是一下一下,薅得特別快,說話的語速也很快,不到5分鐘,因為讓記者短暫的等候,她耷下眉頭說了4次“對不起”。但聊著天,看到那份“兩撤銷一開除”的《處理通報》之后,她就像一朵花突然瞬間盛開了。

 

在網絡上,大家稱贊上海財經大學是“史上最快反應高校”,稱贊這一次高校性騷擾事件的演變鏈條如此明朗,受害人勇敢發聲—社交媒體引爆輿情—媒體深度推進—學校公開回應—警方主動介入—上市公司迅速切割—學校調查通報,才是正常社會該有的常態反應。

 

對于小文來說,這短暫又極其漫長的75小時,終于結束了。

 

隨后一個多小時的采訪,她會突然一下子笑出聲來,開心寫在臉上。她開始跟《南風窗》記者訴說自己的理想。

尋找錢逢勝

事發之后,錢逢勝在哪?

 

當晚,小文受記者所托,向網友募集錢逢勝的電話,隨后不久,那個號碼就連續呼叫了她。小文不知道錢逢勝是如何拿到自己的電話的,但是她不想再與對方有任何私人糾葛,沒有接通。

 

一位熱心微博網友當晚給小文發送私信,定位顯示,錢逢勝當時在越南。

?

 

南風窗記者先后多次撥打了錢逢勝的電話,都沒有接通。

 

找不到錢逢勝在哪里,但有關于他的蛛絲馬跡,卻越來越多。

 

12月6日當晚,上海財經大學會計學院大四女生小桃在朋友圈轉發《曝光錢F勝》之后,說“終于有人舉報了,等很久了。

 

但很快,她收到了錢逢勝的微信消息,“撤一下”。

 

小桃沒有回復錢逢勝,并且把聊天截屏,發到了微博上,和會計學院女生宿舍樓的全樓群聊里。

 

小桃對錢逢勝的反感,是有源頭的,而且她不是孤例。

 

錢逢勝教授的一門《高級財務會計》,是會計學院本科生大部分專業的必修課程,一個潛規則是,只有在期末前請他吃飯的班級,掛科率才會低一點。

 

這個酒席被莫名其妙、一屆又一屆延續下來了,慢慢地,大部分同學們都以為吃這頓飯純粹是為了“老師和學生聯絡感情”。

 

這個請客吃飯的酒席,就是錢逢勝騷擾女學生的溫床。

?

小桃之前并不知道錢逢勝的名聲,在那個酒席上與錢逢勝互加了微信,同時與老師加微信的還有其他幾個女同學。

 

期末之后的暑假里,小桃頻繁收到錢逢勝的微信消息,與小文在舉報信里寫的如出一轍,“可愛的寶寶”“親親”“喜歡你”。小桃一開始就感到反感,但這樣持續了一個多月,她從未指責錢逢勝,而只是小心翼翼地與他斡旋,盡量保持距離。

 

直到8月份,小桃有事去找錢逢勝,在辦公室里錢老師竟然抱住了她,小桃不知道這個擁抱的意義,但是心里覺得不太好,快速離開了。

 

小桃最后并沒有向學院舉報,“因為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也沒有留下證據,我還沒有畢業,擔心學業受影響。

 

但小桃很快發現,事情沒有這么簡單。

 

有一天,小桃的好朋友突然跟她傾吐,說自己和另一個同學都被錢逢勝騷擾,小桃才驚然發現,原來錢老師同時用同樣的手段騷擾了這么多女同學,而大家的反應大多都是沉默。有人先打破了沉默,其他人才敢說出口來。

 

這些女學生們在黑暗中牽起了手,多年歷來如此,“鈔票老師”的壞名聲在私下傳來傳去,小聲警戒,似乎并沒有人跨前一步,站上臺前。

這時,小文出現了,《曝光錢F勝》。

 

當晚,一百多位曾經被侵擾過的女孩涌向了小文的身邊,包括二十多年前的感情糾葛,近年為其流產的女同學,其他未果的騷擾。

 

小文在微博上公布了上海財經大學的投訴電話,她鼓勵其他的受害者們撥打電話,向學校舉報錢逢勝。

 

事實上,在小文公開舉報錢逢勝之前的幾個小時,她已經向學校發送了相同的舉報信。

 

《南風窗》記者發現,在其他的一些場合上,錢逢勝展現出了他的另一面。

 

他曾經入選過上海財經大學“我心目中的好老師”,推薦語中說道:“老錢是為數不多能記住全班同學名字的老師”“老錢是個好老師,高財很難,但選老錢的課不會后悔。”

 

對于小文來說,錢逢勝是小文進入上海財經大學會計學院攻讀在職研究生的第一節課的第一位老師。他身上承載著小文對于老師的尊敬,和對大學的初始期待。

 

“錢逢勝是親切的”,在他侵犯小文之前,小文也這樣想過。

 

南風窗記者在12月8日白天走訪了上海財經大學中山北一路校區,距離舉報已經2天,午后的校園里仍有同學在扎堆聊起錢逢勝。

 

一位MPAcc中心的會計碩士研二的女生告訴南風窗記者,不同于主校區本科生同學們的聲勢壯大,她們班的同學知道這件事情之后非常的震驚,因為錢逢勝老師給她們原本留下的印象是親切的,幽默的,“愛問同學家是哪兒”。

 

她們希望盡快找到錢逢勝,期待他作為當事另一方,發出自己的聲音。

 

但不知何時,錢逢勝的微信用戶名,已經改為了“沉默”。

南風窗記者找到了錢逢勝當時停車的“小路”。

 

小文看過警方調出的監控錄像,那并不是一條小路,而是一個校園小停車場,空闊、不隱蔽,距離小文當晚上課的第五教學樓,大約只有50米。?

女性互助

《曝光錢F勝》當天,“北四仙女奶茶拼單群”里“炸”了。

 

這個群里有300多人,是上海財經大學主校區會計學院本科生所在的宿舍群,其中除了會計學院,還有工商管理學院的女生。

 

當晚#錢逢勝?性侵#快速登上微博熱搜,但熱度很快又降了下去,這些女生們在群里號召室友們去微博轉評贊(轉發、評論、點贊),把熱搜頂上去。她們監控著相關熱搜的熱度,并即時轉發到群里,鼓勵別的同學一起@官方媒體,甚至在群內召集,“可以籌錢買熱搜嗎?”

上海財經大學主校區會計學院本科生所在的宿舍群當晚的聊天截圖

女生季潔是商學院大四的女生,她并不是微博深度用戶,但當晚,她在微博上與持“陰謀論”猜測小文的網友辯論了大半個小時。

 

群里的絕大多數女生都是從未被錢逢勝騷擾過的,甚至有一大半是不認識錢逢勝的,但是她們基于女性、校友的身份,認為“現在學校裝死才是自損聲譽”。

 

她們熱切地希望保持熱度,以此呼喚解決辦法。

 

舉報之后,許多女孩通過網絡,來找到了小文,想要幫助她。

 

幾位過去不久的國內知名性侵案件的受害者,她們找到了小文,為小文做心理建設,提供各種應對外界的策略。

 

林爽曾經是李陽家暴案件中妻子Kim的志愿助理,她也找到了小文,通過朋友拉朋友的方式,快速成立了一個志愿者群,里面大多是律師和記者。

 

這些女孩們,在艱難的75個小時里,小文失眠、痛哭,甚至懷疑生命的時候,陪伴她,為她提供幫助,“我不睡覺,她們也不睡覺,就陪我聊天。”

 

小文當初飛去成都求助萬淼焱的時候,答應了對方一件事。如果她的案子成功了,最后她會幫助萬律師手上的另一個當前處境更加艱難的女性性侵受害者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

 

這樣的小文是雙面的,她一方面極度脆弱,另一方面又絕對理性、自律,甚至理想主義。

 

即使是11月16日被性侵之后,除了前去找律師的那一天,她沒有缺過課。她一邊上班,一邊仍舊去上課,寫舉報信的工作都放在晚上。

 

剛開始無法動筆,她就一遍一遍告訴自己,“就像做作業,就像寫論文”,但是還是要先哭,哭到一兩點再動筆,最后連續改了十版。

 

“錢逢勝看錯了我,他以為我懦弱。”小文說。她告訴南風窗記者,這份學校的通報處分,更堅定了她期待此事刑事立案的決心。

 

如萬淼焱律師所說,“中國女大學生被性侵的案子太多了,但總是有勇敢、堅強的女生站出來。這一次,是小文出來了。”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文中人物為化名)

?

作者 | 南風窗記者 何焰

排版 | 湊湊

圖片 | 部分來源于網絡

南風窗新媒體出品

本站內容均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相親遇到拆二代后續(生活永遠比電視劇精彩)...
下一篇: 中美合拍動畫 哪吒與變形金剛海報發布 ????...
炫舞牛牛全p挂